教育界有句俗话:文章分等级
2018-09-09 15:2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许多对乔布斯生平有所了解的“果粉”,都对他和团队的创造力和执行力印象颇深。但凡一个完美的产品,从概念到实验室再到用户手中,哪怕历尽波折,其“转化率”相当高。

随着话题的深入,两位委员道出了更多的隐忧:贪大求洋催生了教育领域“政绩观”,教育界有句俗话:文章分等级,权威、核心、普通,样样付版费,费费上千;大学分级别:部级、副部级、厅局级,级级拼命申,“申申”不息……“这可培养不出天才!”杨春时说。

“我看江苏省的一个试点就很好,成立重大科技成果转化基金,这个很实在。”钱锋说。两位委员有一个共识:不能笼统地提转化率,要看开发型成果的转化率,以此为导向引导科研方向。

杨春时对此深有体会,立即接过话茬:问题出在两方面,一是企业要引进,就会问,哪儿来的钱?人才贵、技术贵,怎么引进?实际上,这背后是企业对旧的生产模式过分依赖,转型动力不足;二是我们的一些科研在方向上走了“贵族路线”“偏门”,研究与生产严重脱节。

“我们很多中小企业抱怨研究成果‘难引进’‘难推广’,为什么?”钱锋抛出疑问,“企业反映,科研成果一种是‘空中楼阁’,一种是‘海市蜃楼’,怎么就离企业那么远?”

有一组数据也许能说明些什么:我国每年有数万项科研成果,发表论文数量世界第一,可成果转化率却只有25%,形成最终产品的不到5%,科技进步贡献率三成不到。

“不过近来情况有所改善。”杨春时话题一转,“我注意到,一些地方高校去行政化的步伐正在加快,学术委员会等纯学术组织正在越来越多地建立起来。如此,期待我们的教育更加回归‘以人为本’的核心。”

钱锋深深点了点头:“都说‘211工程’,这种荣誉现在在一些高校里真就变成了‘工程’,盖大楼、扩大地、建大厂,这直接导致了另外一个后果,教育投入在一些院校被异化为‘见物不见人’‘重物不重人’。那么,人才的激励机制怎么跟上?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stevethepoolguy.com四川亲朋棋牌手机版,929 手机棋牌游戏官网,929 手机棋牌游戏官网版权所有